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動物園,生態文化研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動物園文化專家。 活躍於香港濕地公園,郊野公園等環保義工行列, 香港專業導遊總工會會員,香港旅遊業議會認可持牌導遊, 劉門武藝門人、劉雲樵宗師再傳弟子:師承林松賢老師

网易考拉推荐

「黑」「白」真的如此分明?與雙角怪獸的一番邂逅 [海澤森]  

2013-09-29 01:10:27|  分类: 巨獸漫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「犀牛」貴為「五大獸」之一,其英文名「Rhinoceros」其實頗有意思!「Rhino」是「鼻子」之意,而「Ceros」則解作「角」,兩字融合,證明前人早已留意到牠是一種「鼻上有角」的怪獸。在非洲,該款怪獸的兩個亞種都有一個共通點,就是頭頂前後長出兩隻角,不過名字似乎走向極端化:分別稱為白犀(Diceros simus)及黑犀(D. bicornis),初次認識牠們的人可能會摸不著頭腦,為何兩種無論體色外型均相近的怪獸,要如此明顯劃分「黑」與「白」呢?原來,荷蘭人於1652年移居南非時,他們誤將當地祖魯語中形容白犀的「Wijde」(原解作「寬大」)當成「White」(「白色」),然後將錯就錯流傳下去,形成與黑犀牛鮮明的強烈對比!驟眼看,南非祖魯語「Wijde」與白色的英文「White」果真又有幾分相似。

「黑」「白」真的如此分明?與雙角怪獸的一番邂逅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南非的犀牛木雕,可見其突出的雙角(攝於南非開普頓)

邂逅白犀 

能在野外與犀牛相遇絕對是人生難得的體驗!回想起2011年的「南非之旅」,在清涼的早上,曙光為馬布拉保護區帶來一望無際的橙黃色。當時我置身於吉普車裡,正滿腔熱誠留意草原外任何風吹走動,同行團友或許受昨晚酒店冷氣失靈影響睡眠吧!反而顯得無精打睬。眾人的眼睛,要直到一頭犀牛緩緩現身才喚醒,紛紛拿出數碼相機爭相拍照。

當時出現的正是一頭白犀牛,看似呆笨但破壞力十足,我知道只要牠稍不如意,隨時可將我們人仰車翻,牠所散發出神聖不可侵犯的威嚴,不禁令人心生敬畏。幸好白犀無視我們的存在,繼續慢條斯理扮演自然界中「剷草機」的角色,亦讓我察覺到牠那寬大頭顱及平坦嘴唇,我暗忖明白為何英語中牠還有「方唇犀牛」(Square-lipped Rhinoceros)的別稱了!

「黑」「白」真的如此分明?與雙角怪獸的一番邂逅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遠處可見寬大頭顱及平坦嘴唇(攝於南非馬布拉保護區)

「黑」「白」真的如此分明?與雙角怪獸的一番邂逅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白犀慢條斯理吃草(攝於南非馬布拉保護區)

 

 我對白犀那份敬畏之心,其實早於孩提時期已經出現,地點就是對我影響深遠的動物園裡!我知道距離香港最接近的三間動物園(分別是「長隆野生動物園」,「廣州動物園」及「深圳動物園」),均有飼養白犀,但唯獨深圳動物園所飼養的才真正讓我一見難忘,那亦是我人生中首次與白犀邂逅。牠好比一部靜止不動,但性能卓越的新款白色貨車般。

白犀那份穩重沉默同時引起剛到場的幼稚園生注意,他們無不落足眼力,注視那可能是生平首次見到的籠中巨獸,手舞足蹈極為雀躍,他們的興奮心情亦觸動在旁拍照鑑賞的我,此刻我不單感受到人與怪獸之間微妙的關係,同時發現到怪獸在圈養狀態是無法展露真面目的,此槪念令我漸漸衍生日後遠赴南非的想法。

「黑」「白」真的如此分明?與雙角怪獸的一番邂逅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初次邂逅的白犀(攝於深圳動物園)

珍貴黑犀

 較為失望的是,是次「南非之旅」我無緣目睹野生黑犀,始終牠們有更為飄忽的行徑,更愛隱藏草叢的特性,更為稀少的現存數量,其珍貴程度甚至連一般動物園也鮮有展示。故此當我得知近在咫尺的長隆野生動物園原來有飼養黑犀時,當中的興奮心情實非筆墨所能形容,感覺比遇見白犀時更為濃烈!

細心比較,黑犀其實與白犀極不相似:淡灰的膚色,較細的體型,頸上無駝峰,神經質性格……不過真正值得留意的是其嘴唇:是較為尖削的!那種天擇設計是為了方便將灌木上的嫩枝,葉子及果實等捲起,然後擠入口裡,與白犀那種「剷草式」風格截然不同。無奈地,園內介紹牌沒有就此多點說明,令路過遊客不明就裡便離開了,錯失了良好的鑑賞及比對機會。不過對我來說,能觀賞到牠已是天大的恩賜,因為正好填補我在南非時無緣遇上牠那種遺憾。

 

「黑」「白」真的如此分明?與雙角怪獸的一番邂逅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珍貴黑犀難得一見(攝於長隆野生動物園)

「黑」「白」真的如此分明?與雙角怪獸的一番邂逅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黑犀較尖削的唇部(攝於長隆野生動物園)

後記

 「犀牛」對香港人來說並不陌生,但就是從未在香港本土展示過,畢竟香港只是彈丸之地,難有巨獸容納空間,加上飼養犀牛所費不貲,香港人較重視經濟效益,資源主要投放到社會發展上,對生態保育難免有所忽略。我不禁慨嘆下一代只能透過媒體或遠赴外地,才可一睹犀牛真貎。事實上動物園正好彌補了此種缺口!逛動物園就如觀鳥一樣,同樣是拉近人類與大自然關係的重要螺絲釘。籍著親近動物,鍛鍊應有的耐性及專注力,對個人修養來說是良好培育,對個人成長來說也有所裨益。同時懂得欣賞,才會有所感觸,才會賦予同情,才會明白生態保育背後的理念,從而引發日後的保育動機。無怪乎保育界將每年9月22日定為「世界犀牛日」,藉此呼籲全球對該種「雙角怪獸」的關注了!


「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」博客內的全部文章,除標明「轉載」外者均為原創。

歡迎引用,轉載請保留本博客名稱及鏈結:http://probophilic.blog.163.com/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5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