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動物園,生態文化研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動物園文化專家。 活躍於香港濕地公園,郊野公園等環保義工行列, 香港專業導遊總工會會員,香港旅遊業議會認可持牌導遊, 劉門武藝門人、劉雲樵宗師再傳弟子:師承林松賢老師

网易考拉推荐

「鎮園之寶」的沒落——對大象「天奴」的後世追悼 [海澤森]  

2014-04-01 13:00:06|  分类: 荔園:香港人集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懷念大象「天奴」:香港人集體回憶(三)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大象「天奴」離世,荔園改放石雕(《天天日報》舊照片)

 上圖所見的大象型石雕,來自已結業的《天天日報》。它是依照大象身形比例設計而成的。自從大象「天奴」離世後,荔園方面沒把牠製成標本,反而改以「石雕」作為代替品,長期放在象舍內,該是較為經濟的做法吧?!報章上的顏色,是我故意加上的,是我依照「石雕」原有顏色加上的。坊間似乎未見這「石雕」的照片,反而更見珍貴。

 

現時坊間的資料,多集中討論「天奴」生前遭遇,對於「天奴」離世之後,卻鮮有著墨,究竟「天奴」離世後,對當時以至後來的香港文化有甚麼影響呢?今期再繼續探討。

 

運送過程

 

綜合昔日報章資料後,腦海中依稀浮現當年景象:1989年2月4日下午1時,荔園以貨車運送,當時運送「天奴」遺體異常困難,因為動物園距離馬路有100米,加上遺體有3噸重,而且體型龐大。事前工作人員需臨時拆掉長達6米的鐵絲圍欄,以及出口處的電燈,始能把「天奴」搬出場外,再由重型吊機將「天奴」吊放在貨車上運走,整個過程動員十數人,耗時三個多小時始完成。

 

懷念大象「天奴」:香港人集體回憶(三)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以上兩張照片:分別來自香港《星島日報》(大圖)及《明報》(細圖),

於1989年2月4日的剪報影印本,可見運送「天奴」遺體過程

 

當時的港英政府,也有介入今次運送過程。環境保護署當天派職員到場監察,直至「天奴」入土為安。其實「天奴」離世後,荔園曾考慮在西貢一帶,另覓一個不公開場地埋葬的。估計政府考慮到衛生問題,才「多番勸告」荔園轉往將軍澳埋填區。我認為政府早已對荔園心存芥蒂。自「虐待大象」事件曝光後,政府不會無動於衷,而昔日漁農處限制荔園引進動物,以至荔園動物園於1993年結業,也許是港英政府淘汰荔園動物園的做法。

 

造成標本?

 

翻看《大地地理雜誌》2004年6月號,報導資深標本剝製師,如何將台北市立動物園的明星大象:「林旺」的遺體打造成標本,鉅細無遺地列舉出來後。不禁讓我感慨,感慨的是:為何沒有人建議「天奴」打造成標本?

 

懷念大象「天奴」:香港人集體回憶(三)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台北市立動物園:大象「林旺」標本(圖片來源:「維基百科」台灣繁體版)

 

事實上是有人建議過的,不過回應卻相當失望。從《天天日報》2月3日的報導中,我看到以下寫法:「據稱本港已有一隻大象骨骼標本,所以「天露」(「天奴」)將不會製成標本,供市民追思懷念」,文章並無透露出自誰人之口,也不見得日後有大學願意捐出大象標本。而「天奴」標本事件也不了了知。

 

象舍的日後用途

 

「象不在象舍總覺得有點不自然……」這句話出自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春樹的短篇作品《象的消失》,正好道出我心中所想:自「天奴」離世後,象舍變得空空如也了,香港市民餵飼大象的「傳統」一下子變成泡影,顯得不太習慣。荔園似乎也察覺此點,所以不知何時,弄出上圖的大象石雕出來。

 

懷念大象「天奴」:香港人集體回憶(三)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1990年,來自泰國的兩頭大象,在香港展覽半年(圖片來源:《兒童日報》)

 

意外的是,荔園最終成功引入大象。1990年2月19日及1991年2月12日,適逢農曆新年時段,荔園引入兩頭來自泰國的大象:雄象「奧安」(Aoun)及雌象「蓮寶」(Lanbo),來逗留半年。遊客除有機會餵飼牠們外,還有機會看牠們表演。已停刊的《兒童日報》,更大幅報導牠們的大特寫,讓我清晰看到昔日象籠的面貎(當然有少許改動,例如外牆多了草棚)。一向以「獵奇」作招徠的荔園,面對當時海洋公園這競爭對手,如果再不展出新奇動物,恐怕會蝕本收場。

 

懷念大象「天奴」:香港人集體回憶(三)  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象舍位置後來改養兩頭長頸鹿(攝於1992年12月2日)

 

引入長頸鹿則是1992年暑假的事。當時荔園仍維持15元作入場費(全盛時期需要28元!),並且以「南非長頸鹿」,「古怪幻象屋」及「沖天宇宙船」作招徠,同時暗示荔園生意的沒落。我在同年12月與牠們見面,發現連草坡及鐵欄也改變了。未幾,荔園動物園真的難逃厄運,於1993年7月結束,原有的象舍拆卸了,連長頸鹿也轉送往深圳野生動物園了。

 

大象「天奴」與藝術活動

 

自問對藝術認識不深,但與「天奴」有關的我也會加以留意。近年,出現了兩個與大象「天奴」有關的藝術活動:2007年3月至6月,由「7A班戲劇組」製作的《天奴的眼睛:我們的遊樂場》巡遊活動,該劇團透過風格化的表演,包括大型木偶,舞蹈,音樂,戲劇等,讓大眾重溫昔日荔園的風采。巡遊活動遍及港九新界,逗留表演時間為一小時三十分。可惜我因工作關係,無緣感受一番。

 

懷念大象「天奴」:香港人集體回憶(三)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《天奴的眼睛:我們的遊樂場》巡遊活動宣傳單張

懷念大象「天奴」:香港人集體回憶(三)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《回憶聲象》的「聲效互動裝置」 

另一個是2013年2月的《回憶聲象》,是一個「聲效互動裝置」。作品以「天奴」的頭部為主體,放於一個類似隧道的正方形架內。只要參觀者伸手往「象鼻」末端,便會觸動該處的感應器,介時會聽到著名音樂人劉以達鍾肇峰,以及香港著名政要如鄧小平戴卓爾夫人,江澤民等的聲音。我曾與設計者GEORGE HO交談過,大概明白他想透過是次活動,勾起香港人昔日的奮鬥精神。

 

可能,該兩項活動未必喚起後世對「天奴」的關注,不過我從中看到一件事:人至今仍沒有遺忘「天奴」,至今仍存有一定情意結。

 

後記

 

一連三篇文章,已將我對「天奴」現有的資料盡數寫出,有份釋懷的感覺。過往,我亦曾在「維基百科」粵語版內寫相關文章,但內容不夠深入全面。綜合文章資料後,我分別從「大象生態」,「動物園管理」,「香港掌故」等多種角度,試圖揭開大象「天奴」的神秘面紗,並引用昔日報章,書籍的內容與照片作為參考,而目的只有一個:對大象「天奴」這港人集體回憶,作一份敬意。

 

在「集體回憶」及「動物權利」雙重意識交錯下,大象「天奴」給予我強烈的矛盾感!

 

我渴望在香港見到活生生的大象。自從與「天奴」首次相遇後,我充分感受到大自然是如何奧妙,又如何脆弱,這種切身體會,絕非單靠書本上,媒體上便能感受得到的!當時香港很多處於貧窮線的市民,總不可奢求他們親赴遠地,欣賞真正的野生大象。而荔園這個平民化的樂園,正好提供一條親近龐然大物的另類捷徑。

 

懷念大象「天奴」:香港人集體回憶(三) [海澤森] - 海澤森 - 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

 飼養大象需要廣大的生活空間(攝於廣州動物園)

 

當然,我也明白現實的侷限。香港不像廣州之類的城市,空間實在太有限了!香港市民也受居住問題困擾,在這種情況下,還可奢望政府撥出土地飼養大象嗎?再加上香港缺乏專業照料人士,如果勉強飼養大象,恐怕只會重蹈「天奴」的覆徹,對於我這喜歡大象的人來說,同樣也是於心不忍的!

 


「海澤森的大自然生態世界」博客內的全部文章,除標明「轉載」外者均為原創。

歡迎引用,轉載請保留本博客名稱及鏈結:http://probophilic.blog.163.com/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3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